铁饭碗论坛www.04833.com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铁饭碗论坛www.04833.com >

本港台同步报码室第五十七章 问君何时归?(大结局)

发布日期:2019-10-04 18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新闻图片报道在新闻报道中的地位和作用,与无通和尚打得正来劲的二人却发现周云起折返回来,不禁暗自皱眉,只以为是周云起那不听话的元神还想分一杯羹。

  正当二人走神的时候,一着不慎被无通和尚震退,无通双手合什道:“看来二位并未将小僧放在眼里,如此时刻居然还敢分神。”

  钟馗歪歪脖子,正准备张嘴,谁想到元神控制的周云起已经来到近前,道:“这和尚不地道,暗中埋伏人手,我打又打不过,跑又跑不掉,只好回来了!”说完还做委屈状。

  “小友莫要着急离开,小僧还有份大礼要赠与小友,相信你定会感兴趣。”和尚微微一笑,接话道。

  元神控制的周云起露出意动的神色,却不想被钟馗一巴掌拍在后脑勺,瞬间摔了个狗吃屎,过了好一阵才缓缓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钟馗哪管这个,上去又是一巴掌,道:“还不是为了给你们一个安稳的人间,不然老子阴间的事情都处理不过来,岂会跑到这里。”

  原来,钟馗担心元神不靠谱,一巴掌把他拍回了周云起的丹田内,而周云起重新掌控了身体,此时的元神正在丹田内对钟馗和不知老道破口大骂。

  “小友,小僧送你的大礼来了!”周云起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,无通淡淡的声音传来。周云起闻声望去,却发现那鸡皮鹤发的老者带着被捆住的觉远等人出现在不远处。

  相比于觉远的淡定,周大川却扯着破锣嗓子喊道:“师父,您老人家在这里实在太好了,快救救我们,这帮孙子太阴险,居然偷袭我们。”

  周云起发现自己相熟的人都被带到此地,就连吴京也不例外。正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,钟馗冲着无通喊道:“秃驴,你这是何意?”

  “此处长久以来漫天黑沙,终年不见天日,正缺些人气,所以小僧擅作主张,希望这几位施主来此处定居。小和尚,我师父可好?”无通最后一句是对觉远说的。

  “阿弥陀佛,大师已登极乐,如若您心中依然记挂,不妨重回正道,日后可与大师相见。”觉远道。

  黑冢闻声,挥手让魔众解去绳索,被松绑的几人快步来到周云起身旁。吴京看着周云起,脸上露出开心的神色。虽然她对这些事情能够很难以理解,但是只要身边有周云起,就会感到莫名的心安。

  “看来,今日不能善了,老道,一会儿你护着他们想法儿离开,我拖住这秃驴。”钟馗撸起袖子,一手执笔,一手执册,正是判官笔和生死簿。

  不知老道面带忧色,嘴唇微动,想要说什么却不曾出口,最后只是点点头,算是同意钟馗的想法。

  见到钟馗此时的状态,无通面色一变,一串漆黑的佛珠凭空出现在手中。阻拦小狐狸的觉远在那串佛珠出现的时候眉头紧皱,脸上露出愤恨的神色,怒视无通,咬牙切齿道:“你怎敢如此?”说罢,就要冲上去,看样子似乎是准备和无通拼命。

  不知老道大袖一挥,拦住暴怒的觉远。钟馗手中判官笔在半空一点,四方黑气迅速汇聚而来,形成一个大大的死字,向无通压过去。

  看着迎面而来的死字,无通紧紧地攥着那串佛珠的一颗,在即将压下来的那一刻,被他攥住的那颗佛珠飞起迎了上去。

  那颗漆黑又渺小的佛珠在于死字接触的刹那迸发出强烈的金光,死字被金光阻隔,不能前进半步,反而被金光渐渐消磨,最终化为乌有。

  钟馗如此声势浩大的一击居然被无通轻描淡写的化解,一众魔族自然兴奋的欢呼,而周云起等人脸色并不好看,只有觉远丝毫没有感到意外,一双能喷出火来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无通。

  “有两把刷子,再来。”钟馗手中判官笔在空中不断的挥舞,道家九字真言居然被他用判官笔写了出来,每个字如鲜血般红艳。

  趁着无通出手拦截的时候,不知老道带着周云起等人快速离开。想要追赶的魔众却迫于这九字真言的威势挪动不了半分,只好眼睁睁的看着。

  无通手中的佛珠接二连三的飞起,九字真言被一一化解,此时那串佛珠仅剩八颗,而钟馗的脊背似乎也不是那么挺直。

  一道白光突然从周云起身上飞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钟馗的背后穿透而过,最终停留在钟馗面前。

  钟馗低头看了看胸前那个细小的窟窿,又抬头看看眼前停留着的小东西,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,道:“终日以鬼为食,却不曾想有一天会沦为食物,还真是天道好轮回。”

  震惊过后的周云起回身而去,三步并作两步走的来到钟馗身旁,看着渐渐失去生机的钟馗,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,他眼中的红芒一闪而逝,盯着眼前的小家伙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  “食物,没有权利知道。”小家伙孩童般的声音再次响起,只不过他似乎有些畏惧周云起,和周云起稍微拉开距离。

  “云起,老子活的够长了,这次大概是真的要去了!”钟馗将判官笔和生死簿塞到周云起怀里,虚弱的说道。

  “嘿,这话说的,怎么能怪你呢,当初老子也没认出来。我告诉你,这东西凶悍的紧,你不要与它硬拼,还是想办法让臭道士带着你们离开,只要到了人世间,它也不敢乱来。”

  钟馗伸手又想给周云起一巴掌,可是那手掌却软绵绵的落在周云起的脖颈上,苦笑着道:“老子也过够这种日子,这下也算是解脱了!小子,努力吧!”

  钟馗的话音还未落,周云起只感觉自己飞了出去,等落地后,眼前再次是一片金光弥漫。恢复视觉后的周云起发现,钟馗早已不见踪影,而魔众同样都不存在,不远处只剩下无通和那个小东西。

  “可惜,可惜。”无通低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双手,开口道。而那个小东西则飘在半空中,似乎对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。

  “大川,以后收起性子,道观就交给你了!现在带着他们走,离开此地。”不知老道快速对周大川说道。

  周大川闻言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,正要争论几句的时候,却又听到一声爽朗的大笑从远处传来,笑声如同魔音贯耳,即便捂住耳朵也是没有办法隔绝。

  其中一人,周云起恰恰认识,正是见过好几次的追魂。而梓涵看到那名开口说话的男子时,眼中的愤怒难以掩盖。

  周云起疑惑的回头望去,却发现自己的母亲颤抖的身体以及双眼中的怒火,所以很是戒备的盯着凭空出现的中年男人。

  “看来我当年的想法果然是对的,只要加入调剂进去,这颗果实就能成熟起来。”中年男人将目光放在周云起身上,那种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件精心完成的作品一般。

  一直不曾说话的吴京突然来到中年男人的身旁,扭头看向周云起的双眸中泛起水雾,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甚是惹人怜。

  在周云起惊愕的眼神中,吴京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,缓缓地刺入自己的心脏,飞溅的鲜血并没有落在地上,而是在半空中凝成一颗血球。

  “不要。”后知后觉的周云起怒吼一声飞扑过去,但是已然于事无补。躺在周云起怀中的吴京嫣然一笑,握着匕首的手臂悄然滑落。

  周云起眼中的红芒更甚,连他自己都没有任何察觉,而丹田中的元神似有所感,居然蜷缩起来瑟瑟发抖。

  原本凝聚在半空的血球突然落在周云起头顶,血丝顺着周云起的七窍钻了进去。中年男人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更加的兴奋。

  这一切来得太快,快的就算是不知老道都没有反应过来,待他感受到周云起身上传出的气息后,不知老道变得颓然,暗叹一声:“完了!”

  待周云起血球完全被周云起吸收后,,中年男人突然退到一旁,在他原来站立的地方,小东西露出懊恼的神色,童音在众人耳边响起:“没吃到,不开心。”

  小东西还想再说什么,一只手掌把他抽飞出去,赫然正是双眸被红芒占据的周云起。小东西也不懊恼,晃晃悠悠的飞回来亲昵的贴着周云起的脸颊。

  此时的周云起已经失去原先的模样,他的眼中红芒闪烁,原本乌黑的头发居然变的灰白,嘴唇像是用了重彩,呈黑红色。他似是没听到男人说的是什么,一步,一步的来到男人面前,盯着男人继续道:“你想怎么死?”

  梓涵见周云起如此,心中大急,她来到周云起身前,对中年男人道:“不要伤害他。”

  中年男人还不曾开口,脸色一变,伸手挡在身前,紧接着他的手臂被一股火焰包裹,任凭他如何扑打,都灭不掉。

  过了半晌,不知老道才开口道:“如若所料不错的话,那中年男人当是云起的生父,只是他不知从何处得到邪法,想以鬼胎为引,再配以阴血,造就厉害的东西出来。看来当年我出手救下云起是个错误,不然也不会搭上钟馗的性命,而你等落得如此地步。”

  无通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,他亲眼看着那中年男人手臂上的红莲业火遍布其全身,虽然外表上没有任何伤势,可是其生机却逐步丧失。

  中年男人气息微弱,追魂想要上前,可是想到之前中年男人的交代,又硬生生的停下脚步。

  “这辈子,我不悔!”中年男人开口道。说完他又看向梓涵道:“我对你不起。”

  许久之后,业火消散,男人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势,但眼中也没有任何神采,他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下,如同一块儿朽木一般。梓涵见状,不知道说什么好,愣愣的站在原地。

  周云起眼中却没有升起任何波澜,见中年男人失去生机,转头看向不通,露出一抹微笑,开口道:“你,想怎么死?”

  不通被这个笑容弄的心里有些发怵,不知道多少年都不曾有过的畏惧感涌上心头。

  觉远二话不说,脱掉上衣,胸口的卍字以及经文暴露在空气中,他双手紧攥,一拳捶在卍字符上,一口金色的鲜血喷涌而出,这金色的鲜血凝而不散。

  觉远盘膝而坐,张口颂道:“如是我闻。一时佛在室罗筏城,只桓精舍。与大比丘众,千二百五十人俱。皆是无漏大阿罗汉。佛子住持,善超诸有。能于国土,成就威仪。从佛转轮,妙堪遗嘱。…”

  凝而不散的金色鲜血随着觉远的诵读显化出《楞严经》全文,如一层薄纱般漂浮在觉远身前。

  觉远似是没有听到,缓缓站起身来,走向周云起,薄纱般的经文随他而去,待来到周云起身前,觉远挥手,经文覆盖周云起全身。

  周云起神色一滞,刚要有所动作,却见不知老道已跃起在半空,一手抚其顶,须发无风自动,淡青色的气流亦是覆盖在周云起身上,不久之后,老道只剩下一副皮囊以及衣物掉落在地上。

  周云起眼中的红芒渐消,两行血泪却溢出眼眶,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知晓,本港台同步报码室,只不过无能为力。他捧起不知老道的遗蜕和衣物,起身看向觉远。

  周云起心中升起悲凉之意,许多人死了,为他而死,他们到底死的值得不值得,他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因为这一切都不可挽回。

  周云起走了几步,停下来回头看向无通道:“好自为之。”而后来到周大川身前将老道的遗蜕及衣物交给他,一人离去。

  “我告诉你们,那钟馗确实是要吃鬼的,不过他吃的都是恶鬼。”一白发青年坐在大树下,正在给围在身边的小孩子讲故事。

  “左手生死簿,右手判官笔。和我手里的这两个家伙差不多”白发青年想也不想,脱口而出,然后指着手里的毛笔和册子说道。

  “切,大骗子,谁不知道生死簿和判官笔是阎罗王的法宝。”小孩子们鄙视的看向白发青年,一哄而散。

  “我,我相信你。”白发青年感觉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角,低头一看,一个吊着鼻涕的小屁孩儿正抬头看着他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Power by DedeCms